世铭小说吧言情小说春末夏初你曾记得

第二十三章 最后的来信(2)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这时,思颜打开车窗,冷风“呼呼”的吹了进来,果果乌黑亮丽的长发被风撩撩吹起,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照在车窗上,可惜凝滞着车窗外的果果不是在看它们,整个脑海里此刻缭绕着刚刚发生的一切。思颜关上了车窗,看着犹如雕像的果果,不知何由地唉声叹气,然后看着即将憩息的霓虹灯愣神。

车抵达张家已经清晨五点了,果果他们走进客厅,张有财和周玫倦意地坐在沙发上,国泽单手撑着下巴已经睡着了,身边没有站着几个佣人,估计周玫吩咐她们去睡了,不过也快起来了,五点的吊钟已经响过很久。

张有财猛的一打盹,猝然的闪动让他清醒许多,看着眼前的果果他忙拍了一下即将睡着的周玫,问道:“果果,没有伤到吧?”

果果摇摇头,走上前坐在沙发上,说:“爸、妈,让你们操心了,我现在已经回来了,你们回房休息吧!”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和你爸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现在终于可以放下了!”周玫欣慰地握着果果的手,问道:“拿到夏国语说的摄影机了吗?”

“果果你脖子上的指印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郑仲雄干的?”张有财忽然问道。

“没事,医生已经看过了……”

张有财和周玫板直了脸,果果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周玫说道:“你怎么还笑的出来?这个郑仲雄真是**不如!不行,去郑家找他好好算算这笔账!”

“妈,您不用去郑家了,郑仲雄已经死了,就死在郑氏集团的天台上!”

“死了?!”张有财和周玫为之愕然,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偌大的客厅顿时死般的愔愔。太突然,太困惑,太费解了……

寂静!死般的寂静!但寂静终归有人会打破!

果果忽然说道:“爸妈,我累了,想去楼上躺会,不用喊我吃早饭了。”说完,果果叫醒国泽离开了。

“思颜,你可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郑仲雄怎么会死了呢?他不是诈死吧?”看着果果与国泽消失的背影周玫问道。

“具体发了什么事我们也不清楚,只知道是警察开枪打死了郑仲雄,邓月娥已经自首了,郑氏集团的那些小董事也对当年的事也是供认不讳。哦,邢奎还说郑仲雄患有精神分裂!”

“精神分裂?”张有财和周玫面面对视,这真是晴天霹雳呀!

次日,郑仲雄的事情被喧嚷的沸沸扬扬,连旮旯地都可以听到对他的唾骂声。接着被喧嚷的话题就是郑氏集团会归谁所有,是郑少云还是李果果?

事后两天,法院宣判决张海天故意谋杀罪名成立,判处20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与此同时,张有财也立下遗嘱,张氏集团和张家的所有财产都归果果和海天共有,在法院也做了公证,各界的媒体也对此事纷纷进行了报道。果果没有拒绝张有财,不是她贪图,而是面对张有财谢绝的话她难以启齿。

起初,果果只是单纯的以为张有财是为了拔出张仲雄这个眼中钉才同意她和海天的婚事,经历了这些事后种种,果果很清楚的告诉自己,张家人是真的喜欢她,涟洏之下是道不出的感动和欣悦。

宣判的第三天,果果去监狱探望了海天,她想在临走的时候再见海天一面,虽然她已经答应张有财和周玫不会离开,但转辗反侧之后,她还是决定离开K市,悄悄的离去。如果可能,她不想再踏入K市,等生下张家的孩子她就把张家的一切还回去。海天出狱后会找到一个真心实意喜欢他的女孩,缠**绵地走完余生。

“果果,爸做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你等我!20年很快就会过去!到时我会带着你一起去看海,你倚靠在我的肩膀,听着海鸥和海浪的声音,享受海风的抚摸。哦,对了!那个时候谦炜也20岁了,我们的孩子也差不多19岁了,我们就可以把郑氏集团交给他们了,我们带着国泽出去旅游!你说好吗?”看着喜不自胜的海天,果果的嘴角弯起笑容,简单的应了一声。海天凝目着心事重重的果果,问道:“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对我还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吗?”

“我没有什么事瞒着你,只是……只是最近特别的想你!”海天笑嘻嘻地裂着嘴,果果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担心他会从中读出什么来。“我早上去看少风了,和他说了很多话,把你们对我的爱埋在我心里最肥沃、阳关最充足的领域,不管我是在四十岁、六十岁、七十岁我都不会忘记你们对我的爱,那里永远都铭记着两个深爱我人的名字,就算我的尸体腐烂,埋在我心里的爱永远都不会腐烂!”

海天满腹怀疑地问道:“听你说这些好像要离开我们似得,你可答应过我们,不可以言而无信,我们的孩子还等着……”

果果嫣然一笑,说道:“不会,我怎么会呢?我会在家等你回来,然后我们一起去看海!我还憧憬我们一起遨游世界呢!不可以对我再失言,不然我会真的弃你而去,说不定在风和旖旎的某天我会遇到一个比你还英俊潇洒、**不羁的男人,气的你在一旁直跺脚!”

“哪个时候你已经是一棵老枯树,除了我谁还会看上你!”两人忽然都笑出了声,海天是心旷神愉地笑,果果是最后的笑别。

“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也该回去了,我下午还要去把谦炜从医院接回去,可怜了小家伙,这段时间一直住在医院里!记得,他懂事的时候千万不要告诉他这些,不然他会对我这个‘妈妈’很不满意!”说着,果果站起身,说道:“我会常常的想你!”

“要是想我,以后多来看我!”

“嗯!知道了!我走了!”果果和海天挥手告别,要是没有被玻璃隔着,果果真想紧紧的抱住海天。海天看着果果离去的背影,心中涌上淡淡的苦涩,就像第一次喝咖啡的那种感觉。

走出警察局,果果仰望着丽日,如释重负地叹着气。她掏出手机给院长打了电话,疾步走到车前,正要拉开车门,身后传来熟悉附有磁性的声音,“果果,”果果转身看去,是少云,还是她第一次与他见面时一样的神采奕奕、美轮美奂。他步伐矫健地走到果果身前止步接言:“我们可以找个地方谈谈吗?”果果定定地看他顷刻,点头应许。

来到“咖啡宛语”,他们坐在靠窗的桌子,点了两杯咖啡。待服务员端来咖啡,果果先喝了一口,眼神恍惚不定,垂着头不敢直视少云。

“果果,你现在是我最亲的人了!除了你我再也没有倾述的人了,无论如何你都不要离开我们!现在的我可以遵守我对大哥的承诺,我的女朋友和我分手了!”少云的脑袋沉甸甸地垂了下去,果果的脑袋却抬了起来。

“就是你上次打电话的那个女孩吗?是因为我吗?”

“嗯!我们的照片被她看见了,不管我怎么解释她都误会我,我的身躯像被抽空一样,一下就没有了重心。我已经买好戒指准备向她求婚,可是让我心痛的是她对我提出了分手,翱翔在蔚蓝苍穹的我一下坠入黑魆魆的深渊,那里即潮湿又黑暗。我抱着最后的希望攀登而上,湿漉漉的石壁却让我无能为力,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我和她彻底的结束了!”

“她的电话是多少?我向她解释!”果果掏出手机问少云。

“她已经换了手机号码,住址、邮箱……看来她是真的不想让我找到她!”果果涌起浓浓的歉意,少云忽然挺直腰杆,说:“那种女孩不值得我伤心!她凭几张照片和谣言就舍弃了我们几年来累积的感情,她的爱根本经不起考验!谢谢你果果!你让我认识到我们的爱情的脆弱不堪!”少云360°的反差让果果目瞪结舌,不过他说的很对,经不起考验的爱情迟早会被瓦解。

“对!经不起冲刷的爱情不是爱情,只是身体上沉重的包袱!以你的才华横溢、**倜傥绝对可以找到经得起千锤百炼的爱情!一个对你情之所钟的女孩!”

“对,一次的失恋是为了不让下次失恋而失恋!”

“既然你从深渊里已经攀登出来了,那就好好享受丽日的和煦吧!我还要去医院!”果果喝完杯子里的咖啡说道。

“不舒服吗?是不是生病了?难怪看你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走,我开车送你去医院!”还没等果果说话,少云挥手买单。

果果跟着少云走出“咖啡宛语”,走到车前少云对果果又说:“坐我的车吧!待会我再送你过来拿车!”

果果淡淡一笑,说:“我没有生病,身体很好,我去医院是接谦炜,让他在医院里住了那么久,我这个做‘妈妈’的也过意不去,他出生快两个月了,我们连一次面都没见过,我答应过离去的大嫂要好好的照顾谦炜!现在是我兑现承诺的时候。”

“我和你去,反正检察院的人现在在彻查郑氏集团的账目和……”

“我一个人可以!”

“你是开车呢还是抱孩子?等我们接完谦炜去书店买些书,然后去报名什么育婴班,照顾婴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听少云的语气似乎观摩了许久,估计是为了照顾他未来的孩子吧!看着站在原地出神的果果,少云在车窗上“咚咚”的敲着,看着回神果果他又说:“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赶快去医院呀,不然一会书店的人会很多的!”

“哦!”果果愣愣的上了车,和少云去了医院。

从医院接走谦炜,果果谢绝了少云的好意,给马宇打了一通电话,坐车回到了张家。张有财和周玫看见可爱帅气的谦炜,在他的小脸蛋爱不释口,胖嘟嘟的脸蛋被亲的湿漉漉,不过小家伙似乎很喜欢这左拥右抱的感觉。看着他们兴高采烈的样子果果微微牵起笑容,他们把谦炜当成自己的亲孙子。

果果意味深长地叹口气,张有财看在眼里,于是问道:“怎么了果果?有心事吗”

“啊……没有!想到一些不开心的事,心生悒郁。”果果没有告诉他们,明晚她们就会乘坐飞机离开K市,她打算重新开始新的生活,过去的已经成为淡淡的记忆。

“都已经过去了,不要再想那些了!郑氏集团会不会给你不重要了,你有张氏集团,还有我们,还有可爱的谦炜!还有你和海天的孩子。”张有财在谦炜的脸蛋上又是一口,谦炜似乎也很喜欢这个爷爷,舌头微微的探出,对他们笑嘻嘻地嘬嘬小嘴,他们顿时喜笑颜开。张有财边逗玩着可爱的谦炜边说道:“你们看,我的孙子多招人喜欢,长大了肯定和他爸爸一样才华超众,相貌堂堂!”

“瞧把你乐的!也该让我抱抱了!等果果生下我们的孙子也是我来抱,小家伙你说奶奶说的对吧?到时候和你弟弟与奶奶一起欺负你爷爷。呵呵。”说着,周玫把谦炜从丈夫的怀里“夺”了去。

“爸妈,你们照顾下谦炜,我想上楼睡会!”

“去吧!吃晚饭的时候我们叫你!”周玫边地逗玩着谦炜边对果果说。

“嗯!那我上楼了!”果果转身踏上楼梯,身后传来张有财他们乐乐的笑声,她顿下脚步,但没转身,停留几秒钟后离开了。在卧室里,果果打通了思颜的电话:“思颜,机票定好了吗?”思颜“嗯”了一声,“你明天晚上来接我们,记得,想一个不被他们怀疑的理由!”

“果果,真的要这样吗?现在不是很好吗?他们那么的喜欢你们,等海天出狱了,你们一大家子多幸福呀!”

“就算我想留下来也不能,不管我多爱海天,可他毕竟是害死少风的凶手,我怎么可以和他长相思守呢?我不能让少云处在我们中间为难,或许我是自私吧,但我不得不痛下决心,我和海天今世是有缘无分了!”

思颜叹口气,说道:“既然如此我也不阻拦你了,你就当这是一次旅行吧。等你自己想通了再说吧。”

“谢谢你!思颜。”

“我挂了,明晚见!”思颜挂了电话,果果依然把手机贴在耳边,顷刻,她才放下手机,倒床睡去。

晃眼,已达次日夜幕。按照约定的时间,思颜开车来到张家,编出善意的谎言带着果果他们去了机场。在机场的大门外果果驻足,转身看着K市的夜晚,从她留恋的眼眸里思颜看的出,她不舍得离开K市。坐在候机大堂里,果果“漫不经心”地扫视着整个大堂,希望可以看见她熟悉的面孔,同时又担心她会看到熟悉的身影。

“思颜,你没有告诉他们我今天离开吧?”果果即迫切又担忧地问思颜。

“你不让我告诉任何人,我谁也没有告诉。”看着穿梭的行人,她又说:“不过少云问过我你是不是要离开……”

“你告诉少云了?”果果看了眼怀里睡熟的谦炜压低了声音又说道:“我最不希望他知道,你怎么……”

“我没有告诉少云,找了个理由搪塞了他,但看他将信将疑的样子,估计他已经猜到你会离开,不过他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离……”

“果果!”身后的来声忽然打断了思颜的话,她们回头望去,少云正站在他们不远处。思颜的神情很淡然,果果却目瞪结舌地看着少云,若是他挽留她不要走,她该如何做答?少云说过,她现在是他唯一的亲人,如果连她都弃他而去,他的余生会变得蹉跎不堪。少云走了过来,在果果的面前止住脚步,端视着果果问:“真的要走吗?真的不再留恋了吗?真的可以舍弃吗?”

“我……”果果的话卡在了喉咙,沉默,一切都陷入了沉默。果果轻轻的咬着嘴唇,注视着少云神采奕奕的眼眸,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道:“真的要走,真的很留恋,真的舍弃不了,正因我留恋,舍弃不了所以我必须离开,你们对我的好使我越来越贪心,欲罢不能,我的存在会让你们很痛苦,只有我离开所有的事才会恢复如初!”

“我们并不感到痛苦,你的离开才会让我们痛苦!如果你不想让我们因为你痛苦那你就留下!所有的事都已经过去了,我对大哥的承诺还没有做,你这一走他定会午夜找我兴师问罪!”果果担心的话还是从少云的口中说了出来,她不知所措地看着身旁的思颜,希望她可以帮她解围,思颜却一脸的淡然,她也希望果果可以留下。

“少风要是找你早都来了!”少云哑然,果果这句把他哽的不轻。果果的嘴角牵起迷人的笑容,说道:“谢谢你们!我的心意已去,我是不会留下的!这样对我们都好!”

“那郑氏集团怎么办?你就看着大伯的心血毁于一旦吗?”少云定定的看着果果,直接搬出了郑仲汉,不过看此情形,少云搬出任何人也没有作用。

“我相信你一定会把郑叔叔的鸿伟之志弘扬下去!”果果又笑了,这次笑的很欣慰,“再说,我根本就没有经商的头脑,办公室里也不适合我。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也该走了!我会想你们的!走吧!国泽。”

少云倏然抓住果果的手腕,恳切地说道:“你至少也该告诉我你去哪?住哪?我们想你了可以去看你!”

“不用,你们生活在我的回忆里就好了!”果果轻轻地甩开少云的手,抱着襁褓里的谦炜和国泽从少云和思颜的身边擦过,就像走在大街上的两个陌生人擦肩一样,有的也是眼角的探索,绝对不会因此停下匆忙的脚步。

看着入关的他们,思颜走到少云的身旁,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交给他,说道:“是果果写给你的,我也有一封,不过她让我们等他走后再拆开。果果太累了,我们应该放手让她去好好的睡上一觉,醒了,她就会回来!”少云没有说话,也没有给思颜一个转眸,兀自地凝眸着他们离去的关口。

少云忽然想到了什么,一口气跑到咨询前台气吁吁地问:“请问,二十一点十分的飞机飞往哪里?”

“您等等!”她在键盘上打了几下,柔声道:“二十一点十分的飞机是飞往A省J市!”

“谢谢!”道谢后,少云跑到思颜的身前娱心悦目地说道:“果果他们飞去A省J市,我给她三年时间,到时若她还不肯回来我就去找她!就算他们躲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他们。”说完,少云看着起飞的飞机,温暖的丽日穿透了他心中的幽云。

三天后,法院对郑仲雄的几起案件做出了判决,郑仲雄判处死刑,邓月娥判处15年有期徒刑,其他的人一律判处10年有期徒刑,次案件为终审,不得再次申述。当媒体采访张有财和郑少云时,他们都是淡淡的一笑,回答的都是同一句话:果果为了可以更好的管理两式集团,三年后她就凯旋而归,做一个备受万众瞩目的李果果!

果果离开K市的一个月后,她收到思颜邮寄的快递,里面放着一本杂志和一封信,杂志的封面是她和海天的结婚照,她清清楚楚地记得那天,他们真的很幸福。果果拿出信拆开,笔记是院长的。

我疼爱的果果:

果果,院长我真的很对不起,请允许我已爸爸自居,我是个很失败的爸爸,在你十三岁的那年若不是我你也不会发生那种事情,我那时阻止他们报案并不是因为担心你的名节,而是担心郑仲雄会找到我,我怕,我拍死!

这封信我想了很久,要不要把真相告诉你,真相往往太残酷。那些强奸犯我后来都查到了,这里都是他们现在的单位、住址,家庭状况。过几天我就去K市找你们,我藏匿了二十几年,是时候为我犯下的过错做出补偿了。

估计这次我是有去无回了,我希望你们都过的快乐。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估计我已经下地狱了吧?坏人,似乎都会下地狱吧?呵呵,下不下地狱已经不重要了,人,迷途知返才是最重要的。好了,就写这么多吧。

爱你的爸爸

2014年2月15号

看完这封简短的信果果哭了,哭的好伤心好伤心……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手机看春末夏初你曾记得小说就来http://m.pinzhu.net/xstxt/01100798/
世铭小说吧移动版 m.pinzhu.net